2017年09月19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史镜今鉴 > 正文
李皋:著节于国 存功于人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时间:2017/9/4 10:15:25浏览次数:154

曹王李皋为唐室宗亲,于唐建中元年(780年)担任湖南观察使。观察使虽然是个巡行地方的巡察官,但受朝廷委派,往往也握有兵权,可以调动部队,执行特别任务。

李皋的前任湖南观察使辛京杲是个贪婪残暴的人,他手下有个将军王国良镇守邵州武冈县,是当地有钱有势的豪富,辛京杲利用观察使这个巡察官手中的权力,意欲治王国良于死地,吞其财产。王国良见自己势不能自保,于是借助民众都苦于这个观察使的贪暴、敢怒不敢言的民情,散发自家的财产,招募死士,联合地方的少数民族,聚众甚广,拉起了反叛辛京杲的大旗,侵州掠县,扰动千里。

地方反叛,朝廷震惊。于是派诸道兵马进行征讨,但数年不能平定。于是朝廷派了李皋前往平叛。李皋受命于危难之时,审时度势,认为驱使疲惫之师,诛讨心腹之患,不是治理的好策略。决意一改以前的武力征讨的战略。

他写下招降之书,派人送给王国良,书中写道:“据我看来,将军并不是真反叛朝廷,只是受人谗嫉,遭人陷害,不过是为了不让自己误死于冤枉,不得不起兵而已。将军遇到我这个能理解你的观察使,何不速速投降?我与将军同为被辛京杲所设计陷害的人,我已蒙朝廷平反昭雪,我怎么会忍心拿着刀来杀将军你呢!将军如果不以为然,我只能排兵布阵来击破将军的阵营,攻城屠城,其结果之惨烈,非将军所能想象得到的。”王国良接读李皋的来信,且忧且喜,犹豫不决,是否接受招降,派遣使者前往联系呢?他一时还下不了决心。

李皋准确地判断了形势,不等王国良的信使到,立即出发去武冈县接受王国良的投降。走到半路,派去的探子来报,说王国良军中有变,投降的表示其中有诈。李皋决然说:“这件事的情形是尔等不知道的。”他下令留下麾下兵马,只身单骑扮作使者,连夜兼程,直驰五百里,到达王国良的军中,径直进入壁垒,大声叫道:“有人识曹王否?我就是,国良何不速降?”一军官兵大感意外,惊愕不知所措,都愣在原地不动。恰好有人认识曹王,走上前去辨识,确定是曹王,急忙传呼禀报王国良。王国良听说来者正是曹王李皋,立即出帐伏身拜倒,匍匐在地上叩头请罪。李皋将之扶起,执手约为兄弟。双方商谈好后,将王国良据守反叛的工事壁垒尽行烧焚,散发仓库的粮食给手下的兵士,遣散他们回归田亩,再务农桑。朝廷也下诏赦免王国良的罪行,赐他新名为王惟新,表示他又重新做人了。

李皋做地方官时,按规定要到州下属的县去巡行,称为行县。有一次李皋行县,见路边一位白发老媪低着头在哭泣,李皋觉得甚为可怜,于是走上前去询问。老人回答说:“我本李氏家的妇人,生有两个儿子,长子李钧,次子李锷。在外做官二十年,没有回过家,现在家徒四壁,穷得不能养活自己。”李皋听了,记在心里,立即为老人寻查儿子。经过查实,老人的长子李钧时任殿中侍御史,二儿子李锷是京兆府的法曹,都通过科举登第。李皋愤然道:“孔夫子云‘入则孝,出则悌,行有余力,然后可以学文’。像这两个人这样不仁不孝,岂能在朝中做官!”李皋于是上章劾奏,批评李氏兄弟。朝廷将两人除名不再录用。

唐朝的巡行官员不仅观风察俗,惩贪陟清,而且,对地方官员的人品和道德也进行考察。如果官员对父母不孝养事亲,连基本的人伦道德都不具备,则没有做官员的基本资格。李皋本人对其父母非常孝敬,他在犯了小错受到弹劾期间,为了不让自己的母亲为他担忧,他不将实情告诉母亲,还是照常上班。出门在外穿的是便装,回到家门里,立即换上朝服去见母亲。直到他的案情查清,没有问题,才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母亲。

李皋后来又以将军的身份,打了几场大仗,《旧唐书》说他:“凡下州四、县十七,大小十余阵,未尝败衄。”李皋出身贵胄,文能治理地方,武能征战且无败绩。李皋的人品、官品及才干都得到了时人的肯定,《旧唐书》称他“禀性端庄,处身廉洁,临民莅事,动有美声,可谓宗臣之英也”。韩愈亲自为他写碑铭《曹成王碑》以纪其功德。

中共肇庆市纪委 肇庆市监察局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41484号 Email:zq2233340@126.com

粤公网安备44120202000069号 技术支持:肇庆市新以太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