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初核阶段收集的证据效力问题分析
时间: 2020-04-17   文章来源:   
0

  2019年,怀集县监委办理了某企业负责人何某成伙同有关村干部私分扶贫款的贪污案,该案经两审法院审理,最终认定何某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该案有一个特别举措:即在立案当天移送审理、当天移送审查起诉。换言之,该案绝大部分证据都是在初核阶段收集的。那在初核阶段应如何依法收集证据、保证此阶段收集的证据可以作为刑事诉讼证据使用呢?对此,《监察机关监督执法工作规定》第16条有明确规定:监察机关在初步核实中可以依法采取谈话、询问、查询、调取、勘验检查、鉴定、技术调查、限制出境措施;……《监察机关监督执法工作规定》释义对此作出解释:在初步核实阶段赋予监察机关八项措施使用权限,主要考虑是,初步核实过程中查明的有无违法犯罪事实以及所收集到的证据材料,是决定是否立案的重要依据。监察机关需要一定的措施充分开展初步核实工作,收集证据,保障立案调查的准确性和严肃性。 

  在何某成贪污案的初核阶段,调查人员依法采取了谈话、询问、查询、调取等几项措施,收集了确实、充分的证据,因此,我委对该案决定在立案当天移送审理、当天移送审查起诉,依据是《监察机关监督执法工作规定》第24条: 对案情简单,经过初步核实已查清主要职务违法、职务犯罪事实,需要追究法律责任,不需要再进一步开展调查工作的,立案和移送审理可以一并报批、履行立案程序后再移送审理。《监察机关监督执法工作规定》释义也作出解释:之所以规定立案与移送审理一并报批,是由于初步核实阶段已经获得确实充分的证据,查清了违法事实,案件本身即已符合审理要求,不需要再进一步开展调查工作。当然,立案后可以马上移送审理不等于可以马上移送审查起诉,必须要经审理后符合条件才可以移送审查起诉,但法律法规对于调查时间、审理时间并无规定下限,只要收集的证据达到了审理标准、移送审查起诉标准,立案当天移送审理、当天移送审查起诉并无违法之处。 

  然而,在上述何某成贪污案一审判决后,被告人何某成不服,提出上诉,其辩护律师在程序问题上大做文章,抓住了该案在立案调查当天便移送审查起诉的问题,主张将该案立案前收集的证据全部作为非法证据予以排除 

  立案前收集的证据到底有没有效力?能不能作为刑事诉讼的证据使用呢?  

  何某成贪污案在立案调查当天便移送审查起诉,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案情简单,依法依规经过初步核实已查清主要职务犯罪事实,立案后不需要进一步调查,因此立案后仅履行了讯问程序;二是当时留置场所有限,而何某成经常出境,如果对其立案后没有采取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其很有可能会外逃,这将会增加追逃压力,因此立案后马上移送审查起诉,由检察机关对其采取强制措施较为稳妥。 

  当然,上述原因不能成为违反程序办案的理由,程序不合法,就没有公平正义可言!该案辩护律师提出的意见很宝贵,县监委调查组收到律师意见后也非常重视,并提有力的结论:初核阶段依法收集的证据可以作为刑事诉讼的证据使用。理由是根据《监察法》第38、39条规定,监察机关可以采取初步核实方式处置问题线索,经过初步核实对监察对象涉嫌职务违法犯罪,需要追究法律责任的,应当立案调查。同时,《监察法》第33条规定,监察机关依照本法规定收集的物证、书证、证人证言、调查人供述和辩解、视听材料、电子数据等证据材料,在刑事诉讼中可以作为证据使用。第33条规定的内容并未对监察机关证据调取的阶段进行区分,因此,监察机关在初步核实阶段收集的证据与立案调查阶段收集的证据具有同等效力,均可以作为刑事诉讼的证据使用。最终,二审法院采纳了调查组的意见,依法作出维持原判的有罪判决。 

  综上所述,对于案情简单、经过初步核实已查清主要职务犯罪事实的案件,在立案当天移送审理、当天移送审查起诉的做法,程序合法,且可适当提高工作效率,值得借鉴推广。(怀集县纪委监委邓志诚) 

相关附件: